餐厅老板娘

字体: 特大 | | |

Anime Girls 2

我叫阿言,今年读大二,在我家附近最近开了一间小小的餐厅,老板娘姓萧,人人都叫她做萧太太,萧太太虽不算漂亮,但皮肤白里透红,腰小屁股大,尤其一对大奶子,足有三十六E,如大木瓜般。我因为老板娘的关系,所以经常到那里吃早餐,慢慢就和萧太太混熟了。萧太太对我像是大姐姐对小弟弟一般,老是亲匿的叫我‘小言、小言’的,对我没半点戒心。所以我经常趁她不留意的时候,紧盯着她那美妙的身材,让眼睛吃吃霜淇淋。不知不觉,我现在每天都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,就是一边到餐厅吃早点,一边看着萧太太干活,大饱眼福。

清早就能够欣赏眼前一对美乳在绷紧的衬衫中晃来荡去的,有时还可以趁她弯腰时从领口偷看那深深的乳沟!真爽。

餐厅每天下午都会休息大约三小时,我经常都趁机会在这时间串门子,有一次,我发现老板出外办货,只有萧太太在厨房里工作,于是我便走入厨房,和萧太太闲聊起来。她也习惯了我在这时间出现,现在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但当初她也曾问我,为什么总是来餐厅坐,不用温书的吗?我答她说:‘嗯…我上大学只是混水摸鱼罢了,不用现在就拚命的啦。考试又还未到…我早午都有课,可是中间却隔了几小时…这样的‘天地堂’,看电影又不够时间,唯有在附近闲逛了…

而且反正要吃饭,自然是来萧太太你这里最好了啦!东西好吃,又有萧太太你这大美人陪我谈天说地的。’口中说得漂亮,可是我在心中暗想,难道要我老实对你说,我是来看你那对巨乳的,或是对你说,我常常来,是因为我想将你弄上床去?萧太太听到我拍她马屁,脸上一红,笑骂道:‘你这小子,没正没经的,乱开老大姐的玩笑。对了,你怎么不带女朋友来坐坐啊?让萧太太看一看你的小女友嘛。’我立即装出一个伤脑筋的样子,说:‘不要提了,学校里那些小女生,又麻烦又吵闹,我最怕她们了,而且她们也不会看上我的啦!’萧太太一脸惊讶的道:‘怎么会呢?小言你的样子不错嘛…一表斯文的,身材又高大,是你看不上她们才对吧?’听到萧太太的赞美,我只好支吾以对,反正也不好意思对她说,我是一表斯文没错,可是我正正是一头衣冠禽兽,学校的女生都没有萧太太那么好的身材,所以我才没兴趣啊。

这次谈话,说着说着又谈到这个话题,萧太太就像其他传统妇女一般,总是关心小辈们和女生交往的进展,当萧太太又再一次问起我为什么还不去结识女友的时候,我趁着萧太太不注意时慢慢的走近她的身边,突然将双手穿过她背后,用力地揉搓她的巨乳,同时在她耳边说道:‘我不去结识女朋友,是因为我喜欢了你啊!萧太太。’猝不及防的被我偷袭得手,萧太太一声惊叫,立即挣扎起来。

可是论力量,她又怎会是血气方刚的我的对手?不知是动情还是紧张的关系,她急得喘着气说:‘你、你干什么!不、不要啊!快住手!我、我可是你的长辈啊!而且…我丈夫快要回来了!’虽然她说的大义凛然的,但我当然不会停手,美肉在前,我还忍得住不吃吗?相反,我更加紧运用手指的技巧,刺激她的性感带,再狂吻她的脸。

我淫笑道:‘嘿嘿,我知道萧先生他没有这么早回来的,你也别装啦!长什么辈?我们又没有亲戚关系,你也只是大我那么的几年罢了。我好喜欢你喔!萧太太,看你的奶子这么大,定是个淫妇吧!只有萧先生一个人,你不会满足的吧?你平日不就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了吗?穿的衣服那么性感,不就是在引诱男人吗?

那我们现在就玩个饱吧!’我此时改由正面搂着萧太太,一手托起她的下巴,强吻着她,舌头更硬塞进她咀里,吻得她满脸通红。而我双手已解开她的白色衬衫,用力扯开她的蓝色奶罩,一双巨乳立时弹了出来。第一次亲眼看到朝思暮想的美乳,连亲吻也顾不及,我失声惊叫道:‘哗!萧太太,你的奶子居然这么大,一双手也罩不住,既白且滑、又圆又挺,乳尖红彤彤的,像颗葡萄一般,真正点啊!’萧太太听到我的说话,羞得脸红耳赤,只是一味惊呼道:‘不、不要摸!那里…

不行!!但她却推不开我。接着我一低头便狠狠地咬着她那乳峰上的顶端,萧太太娇嗔地惊喊一声,浑身一震,整个人便软了下来。看到萧太太这么敏感,我当然不会对她客气,手口并用,在她身上乱咬乱亲乱摸,令她丰满的巨乳上布满了我的口水。在我一轮的猛攻下,白里透红的肌肤,实在是太娇嫩了,几乎连我的手指印也可以看到。我一边忙碌的吸吮着,一边笑道:‘嗯嗯…好味道!真好吃!萧老板还真是有福气啊!天天都可玩到这一流的美乳,真是一个幸福的男人呢…’

萧太太挣扎了这些时候,早已没力了,只能有气无力的哀鸣:‘啊、呜…你…你怎么可以这样…咬人家的那里!哎唷,除了我丈夫外…我不可以这、这样…给别人玩…我、我的…呀!嗯呼…不要、不要再舐人家了…小言…住手啊!啊…不…住口啦!’(别说笑了,现在停手的男人不是白痴就是性无能啊!看到这对巨乳,还可以忍下去吗?)

Anime Girls 2

不理萧太太的悲鸣,我疯狂的运用口舌向她的身体急攻猛袭,真是好一个淫荡的肉体啊,虽然口中说得贞洁无比,但中年妇女如狼似虎的躯体却在我的手指和舌头撩拨之下,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战抖,敏感地回应着我的爱抚。

将萧太太的美乳把玩良久,充分的满足了手口之欲。我终于拿出我的肉棒出来,我的肉棒可不是小的家伙,我按下萧太太,把肉棒硬生生地塞进她的咀里,我要萧太太给我口交。自从看到这位美妇之后,我已经朝思暮想有这一日的了。能够让这美妇吞吐我胯下之物,绝对是男性的最大满足啊!

萧太太本来想向后仰,将我的阳具吐出来,无奈却给我双手按紧头颅,动弹不得,我见她剧烈的挣扎着,便沉声喝道:‘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含着啊!不然的话,我不知会干出什么事的…’然后,我更故意用力的摆动下体,把萧太太的嘴巴当作是小穴般抽插,而萧太太听到我的威吓,身体一震,不敢再反抗我,在我的抽送下,被我插得嗯嗯呜呜的乱叫。看到萧太太苦恼的紧皱眉头,痛苦地承受着我的阳具,令我觉得十分畅快,男性的征服感充斥我的内心。大约玩弄了十多分钟,我下体猛然用力一顶,我不自控的大喊一声,已将所有的精华喷射在萧太太的喉咙深处,萧太太双眼猛地睁得极大,头颅激烈的向后仰,想摆脱我的阳具,可是被我双手紧紧按着,不能避开,只听到咕噜咕噜的悲鸣在她的喉咙中打转,被我塞满了口腔,连惨叫也不能发出,悲恸欲绝、惊骇无奈在她的脸上交错涌现。

我终于把肉棒拔出,萧太太疯狂似的咳嗽着,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好像黄河决堤般喷了出来,弄得满地都是精液,而萧太太则跪在地上,一边咳嗽、泪水一边簌簌的流下。我看到她这样子,皱一皱眉头,蹲在她身边,一手搓着她的大奶,一手摸着她的阴户。她满脸惊惶的看着我,我对萧太太冷笑一声,把她扶起来,一手把中指插进她阴道内,萧太太‘呜’的一声哀叫,给我弄得双脚一软,双手无力的扶着我肩膀,整个人靠倒在我怀里。我疯狂的吻着她的脸,看着萧太太已毫无抵抗能力,却仍喃喃的说道:‘不…不要…请、放过我吧!给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!呜…求求你…别插了!…好难受…我…不可以给你玩的!’我却淫笑着道:‘你这么可爱又性感,不让我玩玩不是太可惜了吗?事实上,你觉得很舒服吧!真的不想我玩弄你的小穴吗?真的吗?’我一面说,一面灵活的运用我的手指,在她的小穴内外挑逗。她的身体不断的颤动着,过了不用多久,终于,萧太太也抵受不了身体传来的狂乱的快感,仰头娇喘道:‘可、可以啊!’

我狞笑道:‘可以什么啊?我不明白呀!可以说清楚一些吗?’同时我的手指或缓或急的按捺,令她发出一阵阵可爱的呻吟。‘呜…不、不要欺负我…求求你…让我…快点啊…’

‘可是,你不说清楚我是不懂得怎么做的啊…’

‘啊…不行了…请你…’我猛地用食指和中指拼拢,用力插入她的小穴中!‘啊!’她发出疯狂的尖叫,不禁叫道:‘快点插入我的小穴中吧!’浑身汗珠的萧太太,已经忘了眼前人是谁了,为了追求性爱的愉悦,只是盲目的嘶叫着。

‘嘿嘿…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。’于是我便要萧太太跨在我的身上,刚好肉棒套进她的小穴中,对准之后,双手扶着她的腰部,大力向下一按!萧太太头向上一仰,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喊声:‘啊!!好…粗…大,插进人家的穴内,唷…唷…轻点,我受不了啦!好舒服、好舒服…’已经没有贞淑的老板娘的样子了,眼前的萧太太,已经化身为追求性爱满足的雌兽,任由我蹂躏和践踏,只是希望发泄无尽的性欲。我一边用力地抽送着,展开活塞运动,一边说道:‘哇!你的穴还真紧,又湿又热的,爽死人了。怎样啊?是我床上功夫了得,还是老板比较厉害呢?谁弄得你较舒服啦?’萧太太在我身上,被我的抽插弄得抛上抛下的,听到我的戏谑,她轻打了我一下,柔声地啐道:‘你、你奸了人家的妻子,还要这样问!太、太缺德了哟…哎唷…哎唷!轻点吧!我…我说啦…我说就是啦…是、是小言的大鸡巴干得…人家更舒服喔…人家可从没试…过这样爽的呀!不、不要再弄啦…我要疯了、疯了呀!’她嘶声的呐喊着,双手在自己的双乳上搓弄,口角也流下唾液,身心也陷入不伦的愉悦之中。我听了萧太太的淫声浪语,更卖力的抽插,弄得她双手不再玩弄自己的巨乳,身体软倒,伏在我身上,搂紧了我,美乳贴在我的脸上,我当然不客气地大口大口舐弄她的大奶,萧太太像要死去活来似的浪叫道:‘哎唷…顶进花心啦!哎唷…啊、呜…太好啦…好棒、好棒哟!’

我插了一会说道:‘来,我们转一转姿势吧。’我把萧太太反按在桌边,玩起老汉推车来。萧太太上半身趴伏在桌子上,浑圆硕大的臀部高高翘起,因为常常要站着招呼人客,培养出修长而有力的双腿与结实又有弹性的屁股,我看到萧太太的菊蕾在我的抽送活动中微微张合着,心中一动,把心一横,打算不再淫虐她的小穴,改为玩弄她的小屁眼。我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小肛菊,她身体猛地一颤,转过头来,惊恐的说:‘不、不要碰那里哟…很脏的…不要…’我冷冷一笑,也不理她那惹人爱怜的眼神,抽出插在小穴的阳具,向上方的小洞一抵,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挺,萧太太登时惨叫一声,想向前避开,让我的阳具拔出来,却被我用力紧紧抱住腰肢,不但避不开,还被我用力将她腰部向后一拉,整根阳具直捅了进去。

萧太太头向后仰,从后看去,幼细的腰部向后拗,摆出极性感的姿势。她的双眼睁大,空洞的眼神,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,让我看得极是兴奋。接着我便坐在地上,要萧太太背向着我,反坐在我的身上,她全身的重量,令我的阳具陷入她的小肛菊中,完全吞没不见。萧太太咬住了嘴唇,浑身冒出冷汗,还簌簌的流下眼泪。她呜咽哀叫:‘呜…你怎、怎么能插…人家的、人家的…那里哟…呜、呜…好痛、痛死我了啦…你这样…会弄破人家…那里的呀。人家…以后怎么、上厕所喔?…哎唷…呜…求求你,请…用前面的小穴吧…好吗?’我全然不理她,从后抓住她一双巨乳,淫笑地说道:‘第一次玩是比较痛的了,以后你就知道这里比前面还爽呢,哈哈!’萧太太不断的哭叫,我看见她那凄惨的样子,心中虽说是有点难过,但却同时感到极度兴奋,一股兽性疯狂的在我心中燃烧。接着我又猛干了一会,全力一挺,把精液都射进萧太太的屁眼里了。萧太太给我那炽热的精华弄得几乎要晕倒,我拔出肉棒,扶起萧太太,大量的精液慢慢倒流,流得她满腿都是,萧太太还在哭泣,我看到她那悲惨的样子,顿时觉得心中有愧,心想自己好像干得太狠了,连肛菊也不放过,还玩得那么猛烈。我搂着萧太太深深吻了一下,说道:‘好啦!好啦!不要哭啦,下次只插穴好吗?对不起喔,都怪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…一时情不自禁…’萧太太低泣道:‘人家不来了哟…如果下次你又要玩人家、人家的…那里的话,那怎么办呀?真的会弄破的喔。’

Anime Girls 2

我立时笑道:‘好!好!我答应你,以后只玩小穴穴,不玩菊花蕾啦,好吗?来,让我亲亲咀儿吧。我爱你喔。’萧太太真的把头面向我,深情的闭上眼睛,嘴唇撅起来,让我深深吻下去。于是我们两人就激烈地接吻起来,互相用舌头撩动着,萧太太好像很享受,也很热烈的回应我的吻。我双手轻轻握着她的一双美乳,萧太太脸泛桃红,娇喘着气低声道:‘其实…老板他今晚是不会回来的呢。所以、所以…今晚这里是不会营业的喔…不如…不如、我们…我们…不过你不能再弄我的…那里哟。我…们一起上阁楼…好不好?’我大喜过望,当然是求之不得啦。

于是萧太太便带我走上店内一条楼梯,双双倒在她的床上。这天晚上,我们各种姿势都玩遍了,一直干到早上,我才疲惫的离开,而老板这时仍未回来。

自从那天之后,我去餐厅就去得更勤了,不消说,从那天起,就开始了我和萧太太的不伦之恋了,她深深地为我那少年人的体力和勇猛善战而着迷,而我也迷恋上她那美艳诱人的身体,我们就这样互相需求着。

隔了一阵子,寒假来了。一天,萧老板竟然对我说想请我在餐厅帮忙,因为他经常要出外办货,只得萧太太一个人应付不了餐厅繁重的工作。我自然是一口答应,老板还让我住到他那里,这样的好事,实在是给我一个淫辱他太太的绝好机会。

这天老板又说要出去办货,夜晚不回来睡,我立即明白,今夜又是我的世界了。当天晚上,我以最快速度完成手上的工作,这时萧太太还在洗碗,我跑进厨房,她看到我进来,笑说:‘小言,还习惯在这里工作吗?’

我微笑说:‘习惯啊,怎可能不习惯呢?’其实我心里是想,习惯啊,习惯了和你上床嘛。萧太太忽然道:‘小言,以前的事我不怪你,年轻人有时就是这么冲动,但我已是有夫之妇,我们这样子…是不对的。我们已经错了很多次,以后…我们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…’我听了萧太太的说话,怔了一怔,心中暗骂,我是个坏孩子,我应该去死!,这婊子又在装什么圣洁了啊?明明这些日子她都很享受的说,叫床叫得惊天动地的,每次淫水都流了一地,现在又来那套良心苛责的把戏干吗?这时我已经站在萧太太的背后,但萧太太却浑然不觉,我双手绕前,抓住她的巨乳,把她紧紧的搂在我的怀里,萧太太身体一颤,吓得手中的碗都掉了下来,急道:

‘不…要这样,小言,刚刚我才说过…啊…求求你,不要这样。我们不可以再…这样子的…’我笑道:‘停止吗?那也可以啊,不过…我明天就告诉老板,说你趁老板不在就诱惑我,骗我上床解决你的性需要,老板会怎样答我呢?想想他的表情吧…’她脸色变得苍白,惊呼道:‘啊…不要!你…太过份了,不可以告诉老板的啊,绝对不可以!’我听到她言不由衷的说话,哼的一声说道:

‘老板今晚不回来,你让我玩到天亮吧!如果不肯,那我告诉老板好了。’萧太太低着头,红着脸,轻咬嘴唇打了我胸膛一下道:‘我明白了…我听你的就是了。你…你这小子真坏,我…应承你一切。不过,千万不要告诉老板哟…唉…为什么…你总想和我…我真的那么令你有性冲动吗?’我哈哈大笑道:‘是喔,谁叫萧太太你这么美,奶子大、屁股大,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荡妇,床上最好的玩伴!哈哈哈…’萧太太甜笑了一下,我便低头吻她的嘴唇,然后道:‘我饿了,宝贝,拿些东西给我吃吧!’萧太太推开我,想去拿食物过来,我淫笑的玩着她的大奶说道:‘萧太太,其实我想吃你的奶子啊。’萧太太低头道:‘要吃…就吃不必问,我整…个身子都…随你玩…你别叫我萧太太啦,很难为情呀,不如叫…叫我芳姐吧!’

我兴奋地掀起她的蓝色无袖衬衫,脱下她浅绿色蕾丝半杯乳罩,一对硕大浑圆的乳房立时跳了出来,展现在我的眼前。我深深的吸一口气,说道:‘啊,芳姐你的胸脯真是越来越大了呀,和上次相比,好像又大了一个码呢。’我大口大口的舐着、咬着,边吃边道:‘嗒…太美味了,嗒…嗒…实在太好啦!’芳姐娇喘道:

‘你…你轻力点儿吧!’我吃得不亦乐乎,疯狂的吸吮着,手还伸进她的小短裤内摸弄着阴户,不久我已动手脱了芳姐的小短裤,露出了紫色的缚带性感内裤,我把芳姐按倒在地上,拉开带子,在她的三角地带上狂嗅着,跟着说道:‘真香呀!你穿这种内裤,是不是想给人干啊?’芳姐脸红红的,说不出话来,这时我已经舐着她的阴户,还把舌头伸进小穴里,芳姐兴奋地地娇喘着,妮声道:

Anime Girls 2

‘啊!唷…唷…好…好痒,不要…再弄了啦…你这样…玩人家的这里…人家怎受得了呀…唔…啊…’这时我已不让她说下去,狠狠的吻她的咀,而她的淫水正猛流着,犹如一条小河。我用手指狠狠一插,再拔出来,塞进她的咀里,说道:‘来,尝尝自己的淫水吧。’跟着我拉起芳姐,让她像狗般爬在地上,而我则从后插进她的小穴里,芳姐有气无力的道:‘唔…啊…怎么…用这种姿势呀…羞死…人啦!啊…这样玩…人家好难受呀…死啦…呀,小言的…塞…满人家的小穴…啊啊…呜…’她说到一半,我已经大力的抽插着,她前后乱摇,口水、淫水猛流而出,极度淫乱。

过了一会,芳姐突然大叫一声,原来她泄了,这时一股阴液从小穴喷出来,我猛力一顶,同时射出了浓浓的精华。芳姐给我这样用力的插着,弄得腰也弯了,她疯狂的叫喊着,像死了般倒在地上,大量精液从她小穴里倒流了出来。

不用多久,我又硬把芳姐扶起来,这时我坐在椅上,我要芳姐坐在我的腿上让我干她。芳姐哀求道:‘求…求你,让人家…休息一下吧…这样连续不断的…人家不行了哟。’我不管她,只是硬拉着她坐下,肉棒一顶而入,芳姐大叫一声,拚命地搂着我的颈项,腰却猛力地摇着,竟在迎合着我,这时我笑道:‘你这淫妇刚才还说累,现在却比我还狠的摇晃,哈哈,你不是说会没命吗?那你现在是干什么?自杀吗?’芳姐羞红了脸,一边上下晃动,一边不好意思的娇嗔道:‘人家…只是想你快点…泄嘛!’我立即哼着道:

‘哼!你真是想得美啊,我偏要慢慢的干死你,让你死也要死得慢一点,嘿嘿。’说着我便用力抓着芳姐的肥臀,把她抱了起来,她双腿紧紧缠在我的腰上,让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抽插着。我亲着她的小嘴,笑道:‘怎样啊?心肝宝贝,我的芳姐,喜欢这姿势吗?干得你爽吗?’因为体重关系,芳姐整个人像树熊一般挂在我身上,我的肉棒自然也直插到底。

芳姐这时如疯了般呻吟道:‘啊啊…人家…从没试过这样子…干,好…小言好厉害…嗯啊…插得好深啊…人家…人家都没试过这样…兴奋呢…呀…我要死了…实在美死、死啦!’看到她的痴态,我心中淫念大动,还是想食言算了,要玩她的小肛菊,她却疯了似的挣扎着,可是我双手紧捉着她,不让她有逃避的空间,双手一抬,阳具离开了小穴,略为移动,就猛地用力,插到芳姐的小肛菊中去。

她像是被刀子斩到一般,腰部用力一弹,双眼不可置信似的看着我,流露出惊慌的神情,在她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之前,我已经成功侵入她的小屁眼了。

她看到我的狞笑,明白到我的企图,不由得颤声哀求道:‘不要、不要啊…怎么这样,小言、求求你哟,不要…弄那里…啊!…你的…好大…啊,呜…插轻点吧,求求你…人家那里…快要…破啦!呜…好痛…求…求你!’

可是我根本没有理会她,只是拚命的乱插着,可能是有了经验,芳姐已不再只是感到极大的痛楚,反而开始迎合着我,头发在上下抛动间飞舞着,一双巨乳乱晃乱摇,美艳又淫秽的表情和身材,令我不由得更是兴奋。她淌着口水,双眼失神的狂喊:‘啊…呜…呀!人家、舒服…死啦,好、好爽哟!死了…呀…哇…啊…我不行啦…啊…呜…亲哥哥…干…干死我吧…’我自然是死命的插着,干得噗噗声乱响,弄得她手舞足蹈、手脚乱摇,差点从我身上跌下来。干了好一会儿,芳姐已是死人般躺在地上,动也不动,原来她已经泄了,但我还未射精,于是我走上前跨在她的身上,把肉棒夹在乳沟上,用那大奶压紧,这时芳姐已经无力挣扎,只能任我摆布。我命令芳姐用手大力压着,而我便在她的一双巨乳中用力抽插着,玩起乳交来。

接着我又抬起芳姐的头说道:‘来,应该可以含着我的大肉棒吧?呀…对,啊…真舒服啊!似乎比下面还好玩呢!’我玩了一会便在她的奶子上泄了,芳姐全身都几乎布满了精液,我休息一会便去冲凉,芳姐却因为太倦而睡着了,结果第二天一早才清洁自己的身体。

翌日,老板回来了,但他却浑然不知道我和他太太干的好事。之后芳姐就忙了,因为老板隔日便不会回来睡,于是她差不多隔天便要和我插穴。没多久因为老板找到一处新地方做生意,于是便结束这间餐厅,而我和芳姐的故事亦随着她的离去而告一段落。

相关小说

© 2018 X色综合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告联系: www269l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