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子乱伦史

字体: 特大 | | |

Queen

家明自幼生於富豪之家,又兼英俊強壯,是學校中女同學的偶像,惹了多少女同學害相思病,他卻一個都看不上眼。因為他最喜歡的是自己的小妹家婷,只是他父親管得嚴,兄妹兩人雖感情融洽,卻苦無機會接近。

家婷生得如花似玉,今年雖才十四歲,但已亭亭玉立。

沒想到皇天不負苦心人,這天父親有事必須去香港出差,要一個月才回來。

這天家明回家正好看見妹妹在客廳裡看電視,一問之下,母親原來到隔壁乾媽家去打牌。家明一想,這真是個好機會。

「家婷,哥哥陪你到樓上做功課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謝謝哥哥。」家婷高興的說。

說完便帶著家明往二樓走去。一進房間,家明把小妹一把抱住,又抱又親。家婷其實也喜歡自己的哥哥,兩人常趁父親不在時,互相親吻撫摸。這時家明開始感到忍不住,一根陽具開始漲的鐵硬,因為家婷穿著睡衣,家明又抱著家婷,因此家明便看見家婷睡衣裡的內容。

「現在的小女孩,營養真是充足,發育的這麼好。」

家明的眼光則不時故意轉到家婷的胴體和剛剛發育的胸部。

「萬一給爸知道了……」家明還是對父親有些畏懼。但他看到家婷那白嫩的大腿時就開始把持不住了。

Queen

「這麼好的肉體給別人太可惜了,不如還是我來享用吧!」家明一把脫下家婷的睡衣,露出了一對尖挺小奶,抱著家婷柔若無骨的身體,開始吸吮小乳房。

「哥,輕點……啊……好舒服。」這時,家婷的眼睛半開半閉,小嘴打開舒服的直喘氣。家明連忙把舌頭送入小妹的口中,吸吮她又小又香的舌頭,品嚐著她香甜的唾液。

「嗯,真是人間美味。」

這時家婷小嘴被人塞住,小奶又被哥哥的大手搓揉,白嫩的身體開始冒汗。平常家明對這個小妹是無比疼愛,家婷也總是凡事躲在哥哥身後,有時親友開玩笑說:「妳這麼喜歡妳哥哥,乾脆以後長大嫁給他好了。」家婷立刻就滿臉通紅,躲回房間。

這時家明邊親邊摸,看著自己小妹肌膚雪白,又嬌又嫩,就像白玉琢成的一樣,陽具不覺更加堅硬粗大了。於是把家婷的小內褲脫下,只見褲子中濕了一小塊,原來家婷發育的早,已經有淫水流出。家明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,把小妹放在床上,分開她兩腳,然後提起自己二十公分的大陽具準備插入。

「哥,好痛,不要插了,好痛。」家婷年幼穴淺,哪經的起如此碩大的陽具,痛的眼淚直流。

「小妹,剛開始都是這樣,等過一會就好了。」

說也奇怪,兩三分鐘過後,家婷便開始覺得漸漸不那麼痛了。

「小妹,還痛嗎?」

「嗯,不太痛了,可是有點酸,有點漲。」

Queen

家明聽見小妹這麼說,心中十分高興,連忙抽送起來。過了一會,看見家婷真的不痛,這才大抽大送,因為家婷的小穴實在太肥嫩,家明幹得十分痛快。

「不痛就好,妳試著搖一搖屁股看看。」

家婷最聽她哥哥的話,連忙挺起屁股,把小陰戶湊上來迎合陽具。搖了幾下,忽然抵著一處,覺得裡面似酸非酸,似癢非癢,一股舒服的感覺直透上來,小嘴只是喘氣。

「哥,我好舒服喔……,我覺得好像要尿尿了。」

家明知道已經戳到了花心,狂抽猛插了數百下,家婷的兩手不自覺地抱住哥哥,兩隻小腿鉤住他的腰,家明也用兩手抱住小妹的纖腰,全根盡入。此時陽具更覺粗大,塞滿在家婷的陰道中。

家明說:「家婷,哥知道妳要丟精了,我們到床上去吧!」

家婷點點頭,家明就把她雙腳架在手臂上,家婷雙手抱住哥哥,兩人交舌熱吻,家明把妹妹抱起來,陽具留在家婷又暖又緊的陰道中不抽出來,一邊走一邊抽送。然後抱到家婷床上,把家婷放倒,架起雙腳從頭幹起。

再抽送幾百下,家婷忽然叫:「哥,我要尿……尿了!」雙手緊緊摟住家明。一股陰精澆在家明的大龜頭上,家明知道小妹已經進入高潮,把陽具頂住花心用力一揉,也「噗」、「噗」的把一股陽精射在家婷的小洞中。

兄妹倆抱住沈沈睡去,從這一天起只要有機會,趁媽媽不在,兩兄妹就上床做愛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家明和家婷的母親名叫豔玲,今年才三十九歲,雖然已經是中年,但保養的好,不但臉蛋嬌豔,膚白肌嫩,就連身材也凹凸有致,絕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母親。

這天家明早上起來,覺得尿急,連忙到廁所撒尿。正當剛撒好時,突然有人打開門,原來是豔玲也想上廁所。這時家明露出一段大陽具,還來不及收入褲中,豔玲見了不禁臉紅,心想:「這孩子幾年沒見,竟然長的這麼大了,還沒勃起就和他父親差不多,要是起來………。」

Queen

家明覺得尷尬,急忙走出,留下他母親一人還在廁所裡。其實家明的父親年紀已大,又常忙著生意,時常冷落嬌妻。本來家明的母親也只有自怨自艾而已,沒想到早上這一幕,讓她不知如何是好,一天下來,眼前所想盡是兒子英俊的臉孔和那根又粗又大的陽具。

但苦惱的不只豔玲一人,家明這一天也一直在想自己嬌媚的母親,母親不論身材、臉蛋都是一流,那種中年婦女的豔態,實在令他心動。豔玲心中覺得煩惱,晚飯後就去找自己的好友淑娟訴苦,淑娟和豔玲是大學時的同學,對她的事一直很清楚。

「淑娟,你說,我到底應該怎麼辦?」

「那有什麼好考慮的,既然家明有這麼好的東西,不是剛好可以解決你的需要嗎?」

「這怎麼可以,他是我的兒子,這不是亂倫嗎?」

「傻瓜,現在是什麼時代了,亂倫的事到處都有,只是大家不公開而已。妳看,我老公已經過世三年了,要不是有兒子,我早就改嫁了。」

「妳是說,妳和妳兒子志遠………。」

「對啊!我老公死後,志遠就常常纏著我要和我一起睡,我本來以為他只是個小孩,沒想到每天上床就脫我睡衣,又摸又親,鐵硬的陽具在我陰戶外面頂來頂去。我原來想,這只是青春期的正常現象,不過意淫而已。後來他看我不生氣,有一次就趁我睡著時插了進來,抽送的我美醒過來。從此我們母子倆就睡在一床,有時一夜他就要玩兩、三次呢。」

艷玲聽了淑娟的話,心中七上八下的回到家中。這時時間已經很晚了,家中所有人都已經睡了,於是洗完澡後便匆匆入睡。就在半睡半醒時,忽然一個赤條條的裸體鑽進被子裡。

「媽、媽」是家明的聲音,大概是要試探她睡了沒有。

Queen

這時豔玲裝著已經睡著,想要看看兒子接下來要做什麼。沒想到兒子居然開始脫她的奶罩和三角褲。由於夏天悶熱,豔玲常常只穿著內衣褲睡覺,本來只是希望涼快一點,沒想到卻便宜了兒子。這時家明的手在她豐滿的肉球上,輕輕的撫摸著,豔玲可以感覺到一根又大又熱的陽具頂在她的屁股溝上。過了一會,家明越來越大膽,索性左手在乳房上搓揉起來,右手則去摳摸她的陰戶。摸得豔玲淫水潺潺,家明一根大陽具就要往裡送,可是一時緊張,東頂西頂就是進不去。

豔玲終於忍不住張眼一看,媽呀,一根七寸長的大陽具正頂在自己的穴口上。她這時又驚又喜,但為了母親的尊嚴,不得不叫道:「家明,你在幹什麼,難道……。」

家明心中一陣驚嚇,但轉念一想,「不行,已經到了緊要關頭,怎麼可以放棄。」

「媽,我好愛妳,我已經想媽想了很久了。」

「不行,我是你媽。」

「媽,反正爸也不常回來,不如就由兒子來孝順妳吧!」

豔玲這時慾火大熾,心中直想:「天啊!這哪是人的陽具,根本是馬的陽具。要是插到我穴裡,那不知有多美。」

家明見母親沈默,於是把母親兩腿分開,挺起陽具朝下一插。豔玲就像殺豬一般喊起來道:「呀,好痛,狠心的兒子,輕些。」原來自從家婷生後,老公就沈迷外面的野花,已經很久都沒有和她做愛了。

家明只好用兩隻手替母親扒開陰戶,慢慢輕輕捱擦捱擦許久,只進去一寸龜頭,過了一會,家明又挺起陽具朝裡一攻。

豔玲又喊起來:「好狠的兒子,怎麼不管媽的死活,一下就弄到底?快抽出來。」

Queen

家明心想:「如果抽出來,媽就不會再讓我玩了,不如開始抽送,讓媽早點舒服。」遂運動起來。起初幾下,豔玲還受不了,每送一次,一定叫一聲「啊呀」,送到幾百下,就不再叫了。再抽送一百多下,豔玲就開始浪叫起來。

「乖兒子……好兒子…插重一點,對……對…就是那裡……啊…啊……媽好爽…」

此時家明眼見母親中年美婦的騷狀和媚態,心中越來越興奮,陽具一下插的比一下重,這時見母親身體忽然一陣顫抖,一股又濃又熱的陰精澆在他的大龜頭上,他一陣舒服,也射出又濃又多的精液。

母子倆雲收雨散,家明把母親摟在懷中,一邊親嘴,一邊撫摸母親嬌嫩的兩個乳峰。他還浸在緊小陰穴中的大陽具,仍捨不得抽出。

「小鬼,媽的骨頭都要給你揉散了。」豔玲心滿意足的對兒子拋出一個媚眼。

「媽,妳好美。」家明看到美豔的母親,慵懶的躺在自己懷中,這種美態,不由得他看呆了。

「小傢伙這麼會玩,將來你娶了老婆,她怎麼受的了。」

「反正還有媽,何必擔心。」家明一陣嘻笑。

一個是中年久曠,嬌豔美婦;一個是年輕力壯,好色飢渴,於是母子倆弄了一夜直到天明才相擁而眠。從此以後,家明白天藉口教小妹做功課,搞家婷的年輕嫩穴;晚上則趁其他人不注意時,潛入母親房間裡,和母親大被同眠,恣其淫樂。直到父親回來之後,才暫時收斂。

家明和母親睡了十幾個晚上,母子倆不知在被子底下鑽研了多少性技巧,正是如膠似漆之時,突然父親出差回來,只好被打斷好事,苦不堪言。父親這一回家,就連小妹也不方便搞了。只好強忍慾火,沒事打手槍解悶。

Queen

不久就到了聯考前三個月,家明平時在校功課良好,父親對他有很大的期待。為了怕在家中不能定心唸書,於是打算把他送到桃園家明的大姊家華那裡去。

家華今年二十一歲,是家中的長女,由於生性開放活潑,在大學就交了男朋友,後來兩人閃電結婚,差點把家明的爸爸氣死。在又氣憤又無奈的情況下,只好叫家華的丈夫去桃園當廠長,所以家華就住在桃園。

這一天,家明到了桃園,就去拜訪姊姊。姊弟倆許久未見面,自然十分親熱。家明看見數年不見的姊姊,結婚後比以前多了一股成熟韻味,不變的是服裝仍然像大學時代一樣辣,穿著一件鵝黃色小背心,下身一件牛仔短褲。兩個大奶堅挺飽滿,一彈一跳,再加上那雙美麗又修長的腿,及走路時會左右搖動的翹臀。家明不禁十分羨慕姊夫的豔福。

而家華看見久未見面的弟弟,心中也是又驚又喜,還記得當年還只是一個跟前跟後的小鬼,現在居然長成一個英俊挺拔的青年。

「對了,姊夫呢?」

「他啊,陪客戶到到南部談生意去了,要後天才會回來。」

姊弟倆邊吃飯邊談,不知不覺已到晚上。其實,家華和老公的婚姻生活還算十分美滿,雖然老公在外不免拈花惹草,但家裡的工作卻未少做。只是沒想到家華風流成性,在大學時就是有名的交際花,如今被老公鎖在家中,只好每天看一些黃色小說解悶。然而小說中,男人陽具個個粗大,再想到自己的老公不覺有所不足。這時家明看著姊姊兩個鼓漲的奶子,和白嫩的大腿,心中胡思亂想,一根大陽具就在褲子裡勃起。家華正在講話,忽然注意到小弟牛仔褲裡鼓起一大包,心中立刻知道是怎麼回事。吃完飯後,家華在浴室裡洗澡。家明本來想要藉機偷窺,沒想到在門外無心咳嗽一聲。

「咳。」

「我在洗澡,外面是誰?」

「姊,是我。」

Queen

「小弟,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沒事,我只是想上洗手間而已。」

「那就進來吧!」

家明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,但姊姊的確是叫他進去。

「姊,不好意思。」

「我們是姊弟,有什麼好避諱的。」

家明這時故意緩慢的從褲子裡掏出碩大的陽具出來,讓他姊姊看個清楚,家華不禁張大了嘴,兩眼盯著弟弟的偉物。同時也不忘投桃報李,把兩個豐滿的肉球,和一個肥嫩的陰戶,正對自己的弟弟,給他看個清楚,又怕浸在水裡,不易看清,只好微微躺下,兩腳張開,現出個正面,使他一覽無遺。

家明看得慾火高昇,那條大陽具不覺漲的鐵硬,高高挺起。家華看到親弟弟這條七寸長,茶杯口般粗的陽具,也十分興奮。從浴盆中走了出來,一手握住弟弟的陽具,把他牽到臥房中。一進臥房,家明一把抱住姊姊,一邊揉捏豐胸肥臀,一邊就要將大陽具塞入姊姊那小洞中,沒想到姊姊那洞生的窄小,左頂右頂都進不去。

「小弟,輕點。我禁不起你這大東西。」

雖然聽到姊姊這麼說,但心中還是懷疑姊姊只是不好意思,哪有結過婚的女人受不了插的道理。就把陽具對著陰戶硬衝起來。

Queen

家華忍不過,有點生氣的說:「我叫你輕點,你怎麼又這麼急?」

家明看到插不進去,知道姊的話不是虛假。

「姊,我已經愛妳很久了,現在巴不得快一點把大陽具插進去弄,所以太過用力,妳不要生氣,弟將功贖罪就是了。」

家明把陽具提起,緩緩的在姊姊的穴口摩擦,同時嘴對嘴,口裡含著姊姊的香舌頭,一手抱著腰,一手輕輕搓揉乳頭,如此三管齊下,弄得他姊姊舒服的從鼻子裡發出「哼」、「哼」的聲音來。

「弟,好舒服……可以……可以插進去了。」

家明聽到這句話,非常高興,連忙用力一插,「啾」的一聲,他那條大陽具已然藉著姊姊的淫水全根盡沒。

「喔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啊…」

「對…就是那裡……插重…一點」

「哇……美死了……美死了」

「啊……啊」

相关小说

© 2018 X色综合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告联系: www269la@gmail.com